那些「你該知道」的事情,通常會在諮商前用一張「知情同意書」告訴你,讓你瞭解諮商中有哪些規範、或者你擁有的權利義務,而這一篇我想告訴你,除了基本的知情同意內容外,還有哪些是我們沒辦法在第一時間跟你解釋清楚,或許諮商後你慢慢會瞭解、但若現在知道對諮商更有幫助的事情!

知情同意書基本內容

基本諮商規範:

固定時間、次數、地點,對我來說這是與當事人建立”界線”很重要的規範,不只讓當事人了解諮商不是隨傳隨到、在你難受時隨時出現的超人(你遲早得學會自己解決困擾)。也才能使得諮商成為當事人一個安全、能自我探索的獨特空間(包含物理上及精神上),當諮商時間到來、你踏進諮商室,你知道這一段時間是需要向內看、梳理自己的時間。

價錢:

每週一次數千元的價錢應該是讓不少人卻步的原因,不過是否付費其實也會對當事人有滿大的影響,在學校、公家機關等免費服務中,會有不少”非自願”對象,可能是因行為不當需要諮商、被導師轉介等,你可以想像這樣的對象很多不會太認真地使用諮商資源,但倘若你付了錢,通常是因為你真的想解決某些問題,或覺得若不好好利用就實在太浪費錢了,所以有付費的當事人會更期待看到諮商效果,反過來對心理師來說,這當然是不小的壓力,但也代表著當事人更願意投入諮商(不過也不是100%啦,實際情況更加複雜,還要考慮當事人的防衛、期待等)。

保密例外:

諮商是保密的,就算心理師需要與個管、導師、父母等重要他人合作,在討論當事人狀態時,也會有所保留,我們不會將當事人諮商中所述事件、情緒、感受的細節說出,而是概略式地討論如何擬定合作方向,或重要他人可以協助的地方。

例外則是有自傷、傷人之虞,或涉及性侵害、家暴等各項法律議題時,心理師法規定我們有通報、預警之責,這時候保密就不是第一考量啦,不過怎麼跟當事人表示我們必須通報、怎麼通報、後續處置、如何應對等,都是通報之餘,心理師該協助當事人的細節(不是說一句我要通報喔就結束了餒)。

*關於想自殺、用自殺威脅心理師的當事人,曾聽過講師分享,我覺得這部分也很值得討論,之後有時間再與大家分享吧!

以上是你在進入諮商前,心理師或個管會與你簽訂的「知情同意書」的大略內容,雖然不只這些,我只是挑出幾個一定會出現的內容與大家分享,下面則講講沒有寫在知情同意書中,有些心理師會特別說明、有些不會,但我覺得是進入諮商也滿需要了解的事情。

如果你知道這些,對諮商進展更有協助

心理師的治療取向:

其實現在應該已經沒有心理師只使用單一種治療學派了,可能會有主要學派,但使用上常會融合各種學派,或根據不同狀況使用不一樣的技巧。

不過不同的學派會帶給當事人不一樣的經驗,對不了解諮商學派的當事人來說,心理師有必要說明清楚(或至少在使用技巧前,與當事人說明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)。舉例來說,完形學派很重視當事人的情緒體驗,他們的其中一項治療技巧:空椅,會邀請當事人想像對面的椅子上坐著你想對話的對象(有時也會拿抱枕等替代),並邀請你與「他」在諮商中對話,這個技巧若使用得當,常會引起當事人激烈的情緒反應(目的包括情緒宣洩、替代經驗等),但過程不一定好受、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接受,因此治療取向、治療技巧的說明還是滿重要的,讓當事人在充分瞭解後再決定是否接受。

當事人在諮商中的權利:

你知道自己在諮商中也是有說「不」的權利嗎?你可以選擇要不要談論這個議題、要不要使用心理師提供的治療方式,「我不要」代表著你的自主意識,也代表著你當下的狀態。

有時候我會提供一些小建議給當事人,這當然是我基於自己的經驗所提供,但比起當事人口是心非,其實我更喜歡當事人直接與我說不,因為這樣的坦誠反而能讓心理師跟當事人都清楚當下的狀態,説「不」不會讓諮商停滯,反而因為坦誠而更能針對當事人狀態進行討論與深入探索!

另外,當事人也有更換心理師的權利,如果你覺得這個心理師就是跟你很不合拍、諮商毫無進展,其實你可以提出更換、或停止諮商,心理師與你會討論你的顧慮與看法,但充分討論後,我們還是會尊重當事人的決定(擔心心理師受傷?這是我們自己的議題,心理師會想辦法解決的,哈)。

諮商中的進步與退步:

諮商中的進步常常是進三步、退兩步(或退五步),主要是因為我們要改變自己維持以久的習慣本來就很困難,再來,我們的習慣跟困擾與環境、身邊的人息息相關,因此很容易遇到我們想著要改變,但反而是身邊的人對你的改變不習慣、恐懼,使得進步變得很不容易(當然如何應付環境、掌握進步的平衡是心理師及當事人的課題)。

這裡主要想提的是進步不會一帆風順,退步也是有的,這很正常而且沒有關係,請記得自己走在改變道路上的努力與勇敢,會越來越好的!

認真投入諮商其實是件難受的事:

很多人以為諮商是救命藥、止痛劑,但其實諮商沒辦法馬上讓你「變好」,或許有時候只是需要情緒宣洩時,光是講一講就可以讓自己好多了,但若我們需要理清自己的成長脈絡、創傷經驗、痛苦回憶時,在我們真的海闊天空前,可能會有好長一段時間會是很難受的,因為你得在諮商過程中去談及你壓抑許多的回憶、逃避許久的情緒,心理師甚至無法保證這會維持多久(但我們當然會盡力維持你一定程度的忍受度,也會在當次諮商結束前,給予你情緒整理、撫慰自我的時間,讓你盡量好過一點才走出去)。

總之,若要真正認真面對自己的議題,那還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諮商的結束:

有些短期諮商在開始前就訂定好諮商次數,但如果沒有,什麼時候會結案?可以永遠不要結案嗎?

通常結案會在你的困擾已經處理得差不多、目前已經可以自行面對時,當事人與心理師共同討論後決議而成,時間會多長?不一定,短則數月、長則數年(這裡也暫不討論各種臨時結案的狀況)。我們依照當事人的狀況,判斷要花多久時間進行「結案」這件事,我在精神科病院實習時,因為當事人的焦慮依附,一年的諮商,至少在結束前三個月就得與當事人討論結案。

結案的話,會與當事人討論他的成長、改變,以及過程中的合作與學習、未來展望等,好的道別會讓諮商的力量能更長遠地留在當事人心中。

以上就是在諮商中我們希望讓你知道的事情,這些事情雖然不會直接讓你變好,但可以避免因為誤解而對諮商有錯誤期待,反而影響諮商效能。

或許有遺漏的部分,如果有其他想知道的歡迎留言讓我知道!

Posted by:鄧善庭 諮商心理師

領有高考諮商師證照之心理師(諮心字第0004150號) 曾服務國小、高中、精神醫院之兒童青少年門診,現職大專校院專任心理師。 希望將生活化的諮商理論傳達給社會大眾, 致力於提升大眾心理健康。 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psycho.counseling/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